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自海

职业规划师,管理咨询师,培训讲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周自海的实名博客 作者资料: 姓名:周自海 性别:男性 出生年月:1978.10 学历:本科(金融学士) 毕业院校:华东理工大学 从事行业:人力资源 职业认证:全球职业规划师GCDF(美国咨询师认证委员会NBCC) 职业经历: 2000~2002年 某人才中介机构 招聘部 2002~2004年 某人才中介机构 西安办事处负责人 2004~2007年 某人才中介机构 部门负责人 2007至今 上海凯沃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咨询顾问 市场总监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文化的末日——泛道德主义与言官制度  

2015-11-09 01:09:1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前言:很多人认为,满清的入关导致了中国本土文化被破坏,因此才导致19世纪一系列军事和政治的失败,这种观点很理想,也过度美化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。国学的确有很多值得传承的地方,但最近的国学热似乎又走回了中国文化两千年都没绕出去的老路,我们不能高举祖先的思想,却无视中国文化中致命的弊端。因为明朝,恰恰就是中国文化自己把自己搞死的年代,也是中国遭遇现代民主共和思想萌芽后,因自身文化缺陷,始终无法跨越的一个坎。此文仅是个人观点,本人并非历史和政治专家,因此仅供参考。
周自海
2015年11月9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死就不是中国人——悠久的中国文化和泛道德主义的隐患
     明朝实际上是中国文化自己把自己搞死的时代,也是中国文化必然的末日。
     中国文化是悠久的伟大的丰富的,孔子在世界伦理学史上,是德性伦理学的代表人物。仁义礼智信,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价值观念,构造了东方主流的政治伦理和生活规范,是人类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,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在明代把这些重要文献翻译到欧洲,让欧洲人如马可波罗般惊艳。
      但中国文化有很严重的泛道德主义倾向,大家也许还能回忆起我们从小受的教育,一提起伟人,马上就是人家怎么怎么孝顺,人家怎么怎么认真,这些教育其实都是以偏概全,比如二十四孝弟子规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道德教训。我们都还记得自己不服气又不敢顶嘴的感受——你们说得都对,但你做得到吗?想想贪官们被抓之前,都在大谈廉政就明白了,说是说做是做,谁都明白但谁都不敢跳出来揭开皇帝的新装,王阳明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,所以悟出个知行合一,但心学的出现已经是明代晚期,且不是主流。
      于是从先秦到宋、到明,这个道德标准随着年代的久远,变得越来越高。导致了两个结果:一是很高的道德标准。比如孔子时代,关于守孝三年的规矩,宰予敢当面驳斥孔子,孔子也不过就是说“汝安则汝为之”(你只要良心过得去,就只守一年吧),然后发了一通牢骚说宰予不仁结束,也没把宰予怎么样。到了明代,张居正贵为宰相,因为皇帝不放人(或者贪恋权势),老爹死了没去守孝,一群人在他门口拉横辐骂街,差点被逼的自杀。二是严重的道德绑架。很多相对的东西变的绝对,在孔子时代,庄王因通奸而死,晏婴(晏子)没有自杀殉节依然受人尊敬,但到了宋代,牙山一战居然集体蹈海,好像不死就不是中国人。(后来日本人编出个“牙山之后再无中华”,我们居然还有很多人深以为然,真不知是什么心态。我们什么时候成了个“一输就死”的玻璃民族了?那你们日本人输掉二战,干嘛不一股脑集体切腹呢?)
      尤其到了明代又出了个要命的言官制度,本来这个制度的确是用来让官员彼此监督的,也算是难得的言论自由,可恰恰就是这个制度成了中国文化的掘墓人。

一地鸡毛人心尽失——人性、言官制度与党争
        大家都知道人是有缺陷的,实际上都达不到圣人所推崇的道德标准,更何况圣人只是给出个参考标准,并没有强制要求。孔子都承认自己达不到,也承认自己的有限,所以才“述而不著”,可惜后人没有学到孔子最宝贵的自知自明,却拿着孔子的言论作为绝对真理,孟母三迁,迁出个明乎礼义陋识人心的孟子,孟母大约也明白,在受到诱惑的情况下,道德是多么的脆弱,可这种在近乎离世环境下搞出的高尚道德,不觉得站着说话不腰疼吗)。
        于是,中国可怜的读书人在高道德标准和严重的道德绑架之下,就只剩两个选择,要么做真小人,要么做伪君子。真小人不多说了,魏忠贤刘谨之流千人踩万人踏的,前途不妙做的人少。因此大多数人自觉或不自觉的选择了做伪君子,有些做得很成功如张居正,有些做了一半晚节不保如严嵩,只有少数大彻大悟几乎成圣的如王守仁杨一清杨涟于谦,人数少影响小暂不讨论。
        问题就来了,这帮伪君子在言官制度下会是什么表现?需要知道的是,伪君子不是傻子,其实大多数都明白自己是哪路货色,也明白别人也差不多。于是言官制度的杀伤力就表现出来了,你抓我小辫子我扒你的粪堆,你弹劾我我举报你,彼此咬杀一地鸡毛,真是热闹非常。
        开始几代问题不大,开国几代皇帝都是强人罩得住,开国官员也没有门阀化,基本是单对单,酒吧斗殴式的乱打一通,皇帝看得热闹睡的安心,原因你懂的。
       但到中后期问题就出来了,几代之后,官僚们也斗明白了,团结力量大,与其单打独斗,不如抱团求存,抱团求存还不够,自己要退休的,还要防着别人秋后算帐。于是就出现了明朝特有的现象——门阀与党争,可这党争不是现代意义的多党竞争,多党制是建立在立宪基础上的。也就是说打群架可以,讲好规则,不许踢蛋蛋,不许撒石灰,倒地不许踩,输了不许炒家灭族,赢了不许乱改规则,三十年风水轮流转,要给输家翻身的机会等等等等。。。。。可这些明朝全都没有,于是结果就可以想象了,什么阴招狠招毒招都使出来,不计后果不管大局全往死里整,皇太极兵临城下都能抽冷子给袁崇焕下药,孙传庭只不过要求延期出关,都能逼得别人自杀明志(这里我想起了张自忠将军,一把眼泪啊)。
        这种政治生态下,人心如何还用说吗?心都拔凉拔凉的。于是多尔衮进京的时候,一股脑儿全弃暗投明了。有个汉族官僚说得好:就崇祯这人,也配你为他殉节?这句话虽不恰当,却很好的反应了明朝官员被摧残得扭曲的心灵。这也是为什么清朝入关后,这些汉族官僚反而能很好的帮助外来统治者接收中国,之前这帮人把个国家搞得民不聊生,现在却能把这个国家搞得井井有条,答案很简单——终于不用搞人,能安心做事了。

谨以此文,献给对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们,愿历史永不重演。
——周自海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