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自海

职业规划师,管理咨询师,培训讲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周自海的实名博客 作者资料: 姓名:周自海 性别:男性 出生年月:1978.10 学历:本科(金融学士) 毕业院校:华东理工大学 从事行业:人力资源 职业认证:全球职业规划师GCDF(美国咨询师认证委员会NBCC) 职业经历: 2000~2002年 某人才中介机构 招聘部 2002~2004年 某人才中介机构 西安办事处负责人 2004~2007年 某人才中介机构 部门负责人 2007至今 上海凯沃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咨询顾问 市场总监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职业生涯发展之——能力与信心  

2017-02-24 14:11:51|  分类: 职业生涯规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能力是个伪命题,当我们被问及“能力”的时候,被拷问的其实是我们的信心。
——周自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引子:实干家
     艾拉:“你觉得在自己能在实战中打败威尔斯卡吗?”
     “我对空谈不感兴趣。”我回答
——上古卷轴5,战友团任务对话

      欧美的游戏自由度很高,往往情节和对话很有深度,能引发我的思考,也能学到不少东西。所以百无聊赖时,我会玩玩欧美的游戏。
      以上回答,就是游戏情节之一,大概情况是,在和教练对打后,队友问及我对自己能力的评估。
      在对话三个选项中的一个,分别是:
      1、“我能把他的脑袋拧下来。”
      2、“我打不过他”(记不太清),
      3、“我对空谈不感兴趣。”
      这三个答案,你会选哪个?

      我在年轻气盛的时候,可能会选第一个,但人过中年,开始学会冷静的思考。
      能不能在实战中打败对手,取决于很多情况,至少包括以下三点:
      1、我和对手实力的对比。2、我和对手的竞技状态。3、双方击败对方的意愿。
      就算第一点,我的评估就未必准确。在教练模式中,对手到底展现了多少实力?我能仅凭一次交手就评估出自己和他的实力对比吗?显然不行。
      而另一方面,就算实力不行,实战中就一定没有击败对手的可能吗?显然也不一定,一方处心积虑要赢,另一方不当回事迎战。所以,说自己一定打不过他,也不是实话。
      加上未知的随机因素。其实在结果出来之前,谁也无法确定。 
      于是,我就选择了第三个答案:“我对空谈不感兴趣。”

    “哦,实干家。”艾拉略带欣赏的回答。

能力的错觉:马太效应
     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越是优秀的人,越是自信满满,而越是自信满满地人,大多数情况下也会表现的更为优秀。所以就有心理学上的“马太效应”。
      圣经原话:因为凡有的,还要加给他,叫他有馀。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,也要夺过来。(太25:29)
      我们先跳出公平的质疑,因为这句话并不是在讲公平,完整的故事,我会下文揭晓。这也是我人生中曾面临的一个巨大障碍。
      我们先问一个问题:我们会如何评估自己的能力?
      具体一点,在面试中,我们经常会遇到类似的问题:你的工作能力怎样?
      我们会如何回答?
      看看简历,我们是怎么做的?我们会列出自己过去工作中的一切值得可圈可点的业绩,来证明自己的能力,就算玩文字游戏,也要把平凡的东西,说得天花乱坠。
      谴责这种吹牛的风气毫无意义(中年以后,发现任何现象都有根源,谴责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),所以,我们一起思考下,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源是什么?
      根源就是:我们普遍有一个经验——过去的成就,可以证明一个人的能力,而这个人的能力,可以证明他未来的成就。所以我们形成了以下逻辑:过去的成就=能力=未来的成就。
      当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,悲剧就产生了,甚至连这个逻辑的受害者,都深信这个逻辑,并且陷在其中无法摆脱。
      但这个逻辑真的是牢不可破吗?你认真分析下,其实漏洞很大。
      从经验看来,在某个特定领域的成就,的确可能复制,但我们忘了逻辑学的严谨性,“可能”是不是“一定”?肯定不是。
      这样的话,你无法解释惠灵顿对拿破仑的胜利。更无法解释创新过程中那无数的试错。
      这个逻辑,其实是个错觉。就像大象无法挣脱绳子的寓言,因为他小时候失败了无数次,长大连试一试的想法都没了。
      其实,很多真正优秀的人,都看透了能力的本质,它其实是一种错觉——你做到了,就是有能力,没做到,谈能力也是白搭。
      事实上,没人在乎你所谓的能力,他们在乎的只是你做事的结果而已。
      
崩溃的自信:走出失败的阴影
     失败并不可怕,怕的是失去信心。但事实是,这两者往往互为因果。
    年轻的时候,我给人的映像是自信满满。这可能是大多数在顺境中长大的年轻人的共性。
     这种自信心让我敢闯敢干,做了不少事,也捅了不少篓子。但总体上,还是自我感觉良好,虽不敢说鹤立鸡群,但至少是与众不同,我甚至夸下海口:在任何公司,我都能从零开始,并在一年之内混到管理层。
     我是“马太效应”的受益者,直到一连串的失败,让我重新审视这个看似牢不可破的逻辑。
     07年,自信满满的我离开了体制内,试图在野蛮生长的环境中证明自己(事实上,我后来发现“证明自己”这个动机,本身就是错的)。
     我当时是这么想的,凭着我敢想敢干,多年积累了这么多的客户资源,同事朋友的认可,怎么着也不会比在体制内混得差。
     于是,在10年前,我就体验了今天的网络用语:然并卵。
     第一份工作,初创公司,与合伙人一起开发客户,发现:我的客户资源完全没有价值,因为他们对我们的产品毫无兴趣。然后,我体验了一把“一毛钱股份都没有,扫地出门”的感受,所以看电影《中国式合伙人》我就想笑,创业哪里是劈情操的童话,你以为遇到的是梦想家?其实全是实干家。
     然后降低了要求,到一家咨询公司工作,觉得自己以前与官员打交道的经历,可以大展拳脚一番。
     于是,然并卵二次。的确,人家会很礼貌的和你聊天,也会很客气的把你送走。
     然后呢?没有然后了。在凭业绩说话的咨询业,没有然后的待遇,就是在半个小时之内,清空你的办公桌走人。
     我没有意识到的是,我的自信心,就是在这一次次的失败中,跌落到了谷底。
     我几乎都不敢出去找工作,在家带了半年孩子之后,迫于老婆的压力,勉勉强强找了一个培训公司凑合,然后上演:然并卵三次。
     这下子,我的自信心彻底崩溃,有家培训公司给我1500元薪水,我居然也答应了。坑爹的,以前哥们吃顿饭也不只这个价。
     于是我心想,1500块,好公司我竞争不过那些牛人,这样底薪的公司估计也招不到什么好人,我总能做出点事吧。
     然并卵四次。
     连续8个月几乎没有业绩,我自信心已经低到连辞职的勇气都没了。
     颤颤巍巍的在抽烟区和总经理说:这么久没业绩,希望你不要裁掉我。总经理的回答我记不起来了,大概是:裁不裁你是公司的事,不是我说了算。总之是敷衍了事的回答。
     但奇怪的是,我突然不怕了(我没有意识到,我在那一刻已经从能力的逻辑中走出来了)。
     我意识到,裁不裁掉我,不是我能掌控的东西。而且就算裁掉我,也不是今天的事。
     我能掌控的是什么?那就是自己手边能做的事嘛。
     反正已经跌到谷底了,公司同事也看不起,老板懒得理,1500块工资聊胜于无。
     当我不再渴望去证明自己的时候,我才真正全心全意的专注在手边的工作上。
     说起来也惭愧,现实和业内的局限,我手边只有10几个看上去没啥价值的未成交客户,我能做的事也很有限,就是尽可能的去和他们沟通,耐心的去做些没啥利润的小事。
     我反而轻松了,我只有一点点的希望,就是被裁掉前,尽可能多做点业绩。
     结果,在第九个月的时候,居然有个客户,要和我签一个内训大单,我咨询公司学会的方法论、体制内学会的文案写作、在前合伙人那里学到的培训框架,全成了这个大单的辅助。
     到今天我都非常感谢这个客户,她也许不会意识到这次合作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     当我把签好的合同拍在桌面上的时候,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:能力是个伪命题,把事情做成才是真命题。
     据说有个同事对此的评价是:我终于证明自己的能力了。我只是笑了笑,我为什么要去证明。
     从此以后,我不再纠结于自己能力如何,毕竟,没有人会因为我的能力买单,却会因为我的业绩买单。我能力强也好,差也罢,见仁见智,我相信别人说的都对。我做事的结果,成也罢,败也罢。成也感恩,感谢客户的信任和给予的机会。败也感恩,提醒我下次要做得更好。
     所谓的能力,只不过是做事的信心,我们不能把信心建立在不太靠谱的评价和过去的经验上,更不能因为一时的成败否定自己。
    支持我走出来的,其实就是绝望中的那一点点希望:尽可能多做一点点业绩。走出来后,我才明白耶稣这句话在说什么——「我实在告诉你们,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,就是对这座山说,你从这边挪到那边,他也必挪去,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。」(太17:20) 
      与其拼死拼活证明自己,不如弯下腰来做点实事。

写在最后:一千银子的信心
     最后,我可以揭晓“马太效应”的全文了。
      大概的故事是:一个主人要去国外,然后按着仆人的才干,给他们银子,一个给了五千,一个给了二千,一个给了一千。安排他们好好管理,他回来以后交账。
      过了很久,主人回来了,五千的仆人赚了五千,二千的仆人赚了二千,只有一千的仆人害怕因为失败而被主人怪罪,把银子埋在地里,挖出来原样交给主人。
      主人气得七窍生烟,说:你就算交给放贷的人,也能收点利息吧!
      于是,夺过这一千银子,交给那五千银子的仆人。
      然后,就是这句话:因为凡有的,还要加给他,叫他有馀。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,也要夺过来。(太25:29)
      年轻的时候,我会觉得主人很不讲道理,也很不公平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。
      我想问:我们人生的际遇是不是一直都很好?
      答案是:不是的。
      就像股市的沉浮,宏观经济的周期,这并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东西。我们的成就,很多是建立在某个公司、家庭出身、职务权力甚至是大环境的支撑下的。这些成就,并不能(至少不能完全)归功于我们的能力。生活中太多的东西来自于恩赐(无神论者可以理解为运气),而不是应得。就像王建林的小目标绝不会成为我们普罗大众的小目标。
      风大了,猪也能飞起来,但猪还是猪,不会变成飞猪。同时,倒霉的时候,天鹅也不得不屈身野鸭。  
      但我们忘了,丑小鸭不是变成天鹅,而是他本来就是天鹅。白雪之所以是公主,不是因为漂亮和善良,而是因为她爹是国王。
     你是谁,根本不需要花力气去证明,因为你就是你。你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变为废物,也不会因为一次成功就成了牛人。
      其实,一个人的境遇是起起伏伏的,顺境的时候,我们拿五千银子的,一般的时候,我们拿二千银子,倒霉的时候,我们真的就只有那一千银子。
      信心这东西,没法骗自己,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。叫几句成功学的口号,除了自我感觉良好,并不能改变现在是穷鬼这个事实。
      所以,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,如果我这一生,就是那个拿一千银子的仆人,我该怎么办?
      没有别的办法,如果给我的是一千银子,那就请赐给我芥菜种一样大的信心,让我在任何情况下都可尽我所能。
      我希望在我见到上帝的那一天,能感恩告诉他,这是您托付给我的一千银子,我也尽力去赚了一千,谢谢您赐给我管理好这一千银子的信心。

最后:讲一个小故事,送给正在奋斗的同学们。
       有一年大旱,两个农夫都在祷告求雨,一个农夫祷告完了就回家睡觉;另一个农夫,祷告完了,还回家整理农具,准备种子,随时准备去播种。
       你们觉得哪个农夫是有信心的呢?

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,是未见之事的确据。(希伯来书11:1)

谨以此文,献给我所敬畏的后辈们
周自海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